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容姝傅景庭 作品大全
溺寵前妻無上限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都市 2008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
傅總甜妻要出走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玄幻 732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
寵溺前妻無上限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都市 127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
甜妻天天鬨離婚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靈異 118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
豪門前妻不好追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都市 93 人在讀
,毫不退縮:“我纔是你的妻子,憑什麼她回來我就要搬出去?”傅景庭倏地看過來,臉色慢慢下沉,眸子裡的深邃越加駭人:“憑什麼?就憑顧漫音說,是你六年前開車撞了她!”容姝先是楞了一下,接著竟然笑了,笑意有些苦澀:“我說我冇有,你信嗎?”傅景庭一步步靠近她,最後把她逼至牆角,冷聲:“你認為我會信?”男人一直用黝黑的眸子盯著她。那裡麵全是突如其來的厭惡跟嫌棄!“你這個心思不正的女人,我恨不得把顧漫音所受的苦,在你身上千百倍的討回來!”傅景庭臉上充滿了冷峻。容姝被男人眼底的狠意震驚。六年了,就算一塊石頭也該
,毫不退縮:“我纔是你的妻子,憑什麼她回來我就要搬出去?”傅景庭倏地看過來,臉色慢慢下沉,眸子裡的深邃越加駭人:“憑什麼?就憑顧漫音說,是你六年前開車撞了她!”容姝先是楞了一下,接著竟然笑了,笑意有些苦澀:“我說我冇有,你信嗎?”傅景庭一步步靠近她,最後把她逼至牆角,冷聲:“你認為我會信?”男人一直用黝黑的眸子盯著她。那裡麵全是突如其來的厭惡跟嫌棄!“你這個心思不正的女人,我恨不得把顧漫音所受的苦,在你身上千百倍的討回來!”傅景庭臉上充滿了冷峻。容姝被男人眼底的狠意震驚。六年了,就算一塊石頭也該
夫人又鬨離婚了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其他 89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
千金歸來前夫太粘人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都市 86 人在讀
,毫不退縮:“我纔是你的妻子,憑什麼她回來我就要搬出去?”傅景庭倏地看過來,臉色慢慢下沉,眸子裡的深邃越加駭人:“憑什麼?就憑顧漫音說,是你六年前開車撞了她!”容姝先是楞了一下,接著竟然笑了,笑意有些苦澀:“我說我冇有,你信嗎?”傅景庭一步步靠近她,最後把她逼至牆角,冷聲:“你認為我會信?”男人一直用黝黑的眸子盯著她。那裡麵全是突如其來的厭惡跟嫌棄!“你這個心思不正的女人,我恨不得把顧漫音所受的苦,在你身上千百倍的討回來!”傅景庭臉上充滿了冷峻。容姝被男人眼底的狠意震驚。六年了,就算一塊石頭也該
傅先生離婚請簽字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仙俠 86 人在讀
結婚六年,容姝如同一個保姆,失去自我。男人的一席話,讓她幡然醒悟,“漫音要回來,明天你搬出去。”“好,我們離婚。”容姝轉身離開。再見麵時,她在彆的男人懷中。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。“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?”“這是我的事,好像和傅總無關。”女人笑靨如花。
千金歸來追妻有點甜 作者:容姝傅景庭 分類: 都市 86 人在讀
,毫不退縮:“我纔是你的妻子,憑什麼她回來我就要搬出去?”傅景庭倏地看過來,臉色慢慢下沉,眸子裡的深邃越加駭人:“憑什麼?就憑顧漫音說,是你六年前開車撞了她!”容姝先是楞了一下,接著竟然笑了,笑意有些苦澀:“我說我冇有,你信嗎?”傅景庭一步步靠近她,最後把她逼至牆角,冷聲:“你認為我會信?”男人一直用黝黑的眸子盯著她。那裡麵全是突如其來的厭惡跟嫌棄!“你這個心思不正的女人,我恨不得把顧漫音所受的苦,在你身上千百倍的討回來!”傅景庭臉上充滿了冷峻。容姝被男人眼底的狠意震驚。六年了,就算一塊石頭也該